当前位置:首页>>中心科研

欢迎访问中国农业大学 中国土地政策与法律研究中心

休耕需建立在牢固的耕地生产能力之上

时间:2015-12-18来源:本站点击数:1471

0


     

    前不久,近几年一些专家学者呼吁的实行休耕制,终于写进了《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》(以下简称《建议》)。

    总的来看,休耕的提出大体基于两方面考量。一方面,一段时间以来,我国资源与生态环境的一些领域陆续亮起“红灯”,像水土流失、地下水严重超采、耕地沙化或退化、化肥农药造成的面源污染等等,越来越受关注。另一方面,恰逢这两年国内粮食库存增加较多,仓储补贴负担较重,国际市场粮食价格走低,国内外市场粮价倒挂明显。

不过,笔者想提醒的是,要全面准确地理解《建议》提出的“探索实行耕地轮作休耕制度试点”的内涵,必须理智地认识到休耕需建立在牢固的耕地生产能力之上。

    其实,休耕不是什么新鲜事儿,古而有之,最早出现在《汉书·食货志》中。那时,种田全靠土壤的自然肥力。因无肥可施,作物养分“入不敷出”,只好种植一两年或三两年就休耕,以便通过自然风化和天然草被生长,补充被作物吸取走的土壤养分。不过,在部分耕地休耕情形下满足人们的食物需求,条件是得有大面积或多余的耕地。后来,人们发现施用有机肥可补充土壤养分,但依然得休耕。因为,连作会使土壤肥力和产量不断降低。单靠有机肥,依然是“入不敷出”。化肥的发明和施用,解决了土壤养分“入不敷出”的问题,并使连作且高产成为可能。即便人均耕地不断减少,也能解决温饱并大幅提高膳食水平。但与此同时,作物的需水量也增加。

    单位面积耕地的生产能力,既取决于灌溉与排水等基础设施水平、土层厚度、土壤质地和肥力等耕地的本底质量(与人的体质同义语),也与化肥、高产品种、栽培技术等投入水平有关。而耕地的人口承载能力,决定于耕地面积、单位面积耕地的生产能力和膳食水平。眼下,科学技术进步或高投入已经使得再进一步提高单产越来越困难,而且过量施肥也污染了水环境。因此,要保障日益增多的人口食物需求,或维持可持续的耕地人口承载力,就得保持一定面积的耕地。

今天意义上的休耕,绝不是传统的没有化肥的那种休耕。需要指正的一点是,今天施用的化肥已经不是过去的硫酸铵等酸性肥料,不但不会造成土壤酸化板结;相反,施用化肥提高了作物产量,各种作物残体归还到土壤中通过腐殖质化还提高土壤肥力。改革开放以来,随着化肥投入增加,耕地土壤的有机质和养分含量不断提高就是有力的佐证。因此,所谓的“地力严重透支”问题,只发生在那些不施用肥料的“卫生田”上;其基本上与“不稳定耕地”重叠。现存的那种不施肥、靠天吃饭的耕地,不是休耕的问题,而应该是退耕。

    平整土地,修筑梯田,可以解决坡耕地的水土以及养分流失问题;增厚土层,可以提高土壤对养分和水分的含蓄能力;喷灌、滴灌、微灌等现代灌溉技术,既可以节水,也可以实现“少量多次”的补充水分和养分。这些土地整治措施都可以降低面源污染风险和有效地利用天然降水。

    虽然《建议》提出了“探索实行耕地轮作休耕制度试点”,但《建议》也同时指出“坚持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,坚守耕地红线,实施藏粮于地、藏粮于技战略,提高粮食产能,确保谷物基本自给、口粮绝对安全”。应该清醒地认识到,在未来可能实行耕地轮作休耕制度的情形下,国土资源管理部门肩负着更艰巨的任务:一是保护一定面积耕地,为轮作休耕奠定耕地数量基础;二是进行土地整治,提高耕地质量或耕地土壤调节和含蓄养分与水分的能力。只有这样,才能够实现“藏粮于地”的战略。

 (作者系中国农业大学土地资源管理系教授,中国土地政策与法律研究中心研究人员)

刊于:中国国土资源报 2015-12-15